“无敌”最寂寞!在观察了1000万颗恒星之后,科学家还是没能发现外星人

“无敌”最寂寞!在观察了1000万颗恒星之后,科学家还是没能发现外星人

日前,在科学家们对南部天空的一片天空区域进行全面搜索时,低频率无线电中没有发现任何外星技术的迹象。

迄今为止,地外文明调查最深入最广泛的区域是船帆座区域,这个区域中横跨至少1000万颗恒星,但澳大利亚Murchison Widefield阵列(MWA, Murchison Widefield Array)没有在其探测范围内发现任何可能的技术特征。

然而,来自国际射电天文研究中心(ICRAR)科廷大学节点的天文学家Chenoa Tremblay和Steven Tingay说他们的这观察结果完全在意料之中。

相反,这项研究表明,在获得其他天体物理观测结果的同时顺便进行地外文明搜寻(SETI)是多么地容易。

SETI真的很棘手。我们不知道一个外星文明能发展出什么样的技术,所以我们只能用已知的技术为基础,那就是我们自己的技术和理论。在MWA的情况下,这种已知的技术就意味着类似于调频收音机的无线电信号频率。

在地球上,超低频无线电(VLF )可以通过电离层“泄露”出去,我们自己的太空探测器也接收到了这些无线电,美国宇航局在1996年的一艘极地飞船也录到了这些无线电。最近,人们发现这些VLF正在我们的星球周围制造一个巨大的气泡。

如果外星人也会产生这样的信号,而且这些信号足够强大的话,研究人员相信我们或许能够探测到它们,但很明显,即使我们能够探测到这些无线电信号,探测到信号的并不是MWA,探测到信号的区域也不是在船帆座附近。

“MWA是一种独特的望远镜,它具有非常宽的视野,使得我们能够同时观测数百万颗恒星,”Tremblay说。

“我们观察船帆座周围的天空长达17个小时,视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宽100多倍,深度也超过以往任何时候。我们在这个数据集中没有发现任何技术特征——也就是没有智慧生命的迹象。”

当你站地上抬头仰望时,船帆座可能看起来只是天空中的一小片区域,但它比它看起来要热闹得多。它包含船帆座超新星的残骸——也就是Tremblay一直在研究的天体,他专门在低频率研究这些云团的化学成分。

这个研究区域至少有1000万颗不同距离的恒星,而且只是银河系的一小部分,整个银河系估计有1000亿到4000亿颗恒星(或者可能更多,这取决于你问谁)。

所以没有检测到信号也就不足为奇了。Tingay说:“正如道格拉斯·亚当斯在《银河系漫游指南》中提到的那样,‘太空很大,真的很大’。尽管这是一项非常大的研究,但我们所观察的空间面积相当于大海中的一个大型后院游泳池。”

我们可能无法检测到这些技术信号还有着其他的原因。前面提到的一点是外星人的技术可能和我们地球的技术不一样,这些技术可能是我们甚至无法想象的,但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必须要利用我们所拥有的每一个工具。

Tingay说:“既然我们无法设想外星文明会如何利用科技,我们就需要以多种不同的方式进行探索。使用射电望远镜,我们可以探索一个八维的搜索空间。”

“尽管在寻找地外文明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像MWA这样的望远镜将会继续推动搜索的极限——我们必须继续进行寻找。”

对于所有外星人迷来说,缺乏证明外星人的证据并不一定就意味着就不存在外星文明,还有一种可能是外星文明发出的电磁辐射可能太远,或者太弱而无法探测到。

再以地球为例(这是我们已知的唯一例子),从1895年第一次无线电传输开始,我们才有意识地产生无线电波,所以在最远的情况下,我们的传输距离也不可能超过100光年。

无线电波的强度随着距离的增加而减小,并且遵循平方反比定律。当传输距离加倍时,信号的强度是起始点的四分之一,到了100光年之外,地球的无线电波将无法与背景噪音区分开来。

但是,随着越来越强大的望远镜出现——比如正在澳大利亚西部和南非建造的平方公里阵列(SKA)——谁知道我们还能发现什么呢?

Tingay说:“由于灵敏度的提高,将在澳大利亚西部建造的SKA低频望远镜将能够探测到来自较近行星系统的类地无线电信号。”

“有了SKA,我们将能够勘察数十亿个星系,在其他世界的天文海洋中寻找技术信号。”

编译/前瞻经济学人APP资讯组

本文来源前瞻网,转载请注明来源。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若存在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service@qianzhan.com)

 

文章标题: “无敌”最寂寞!在观察了1000万颗恒星之后,科学家还是没能发现外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