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的变异或是“一件好事”?专家:虽然更具传染性但致命性反较低

 

新冠病毒的变异或是“一件好事”?专家:虽然更具传染性但致命性反较低

一名专家认为,在欧洲、美国和亚洲部分地区流行的新冠病毒有一种特殊的变异,这种变异使病毒更具传染性但不那么致命。导致Covid-19的病原体SARS-CoV-2病毒的变异被称为D614G。

新加坡国立大学高级顾问、国际传染病学会当选主席保罗•坦比亚(Paul Tambyah)表示,有证据表明,D614G突变在世界某些地区的扩散与死亡率下降同时发生,这表明它的致命性较低。

坦比亚博士告诉路透社:“有一种传染性更强但不那么致命的病毒也许是件好事。”

坦比亚认为,大多数病毒在变异时毒性会减弱。他说,病毒的兴趣在于让更多的人感染,而不是杀死他们,因为病毒依赖于宿主的食物和住所。

世界卫生组织(WHO)说,科学家早在今年2月就发现了这种变异,目前已在欧洲和美洲传播。世卫组织还表示,没有证据表明这种变异导致了更严重的疾病。

上周日,马来西亚卫生总干事努尔·希沙姆·阿卜杜拉(Noor Hisham Abdullah)敦促公众提高警惕,此前当局在两个样本群中发现了D614G突变。

新加坡科学技术与研究局的塞巴斯蒂安·莫雷-斯特罗说,新加坡也发现了这种变异,但控制措施阻止了病毒的大规模传播。

马来西亚的Noor Hisham说,在那里检测到的D614G菌株的传染性要高出10倍,目前正在开发的疫苗可能对这种突变没有效果。

但是坦比亚和莫雷-斯特罗认为,这样的突变不太可能改变病毒,使潜在疫苗的效果降低。莫雷-斯特罗说:“(这些)变异几乎是相同的,并且没有改变我们免疫系统通常识别的区域,所以对于正在开发的疫苗应该没有任何区别。”

今年6月,意大利的医生称,新冠病毒已经减弱,成为2020年在全球迅速传播的疾病的阴影。医护人员称,这种现已导致近75万人死亡的感染比以前的致命程度要低得多,而且“不再在临床上存在”。

这些说法是基于这一发现:与3月和4月危机高峰期采集的样本相比,患者体内的病毒数量要少得多。然而,这些言论引起了争议,遭到其他学者的猛烈抨击,有一位学者称这些言论简直是“放屁!”

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学院医学微生物学教授布兰登·雷恩(Brendan Wren)表示,COVID-19感染导致的死亡率下降可以归因于许多因素,比如对该疾病的认识和治疗有所提高。

雷恩教授在回应坦比亚的评论时说:“如果没有在适当的感染模型中对突变株D614G和亲本株进行比较分析,就不可能将突变株的出现与疾病的严重程度较低联系起来。”

佛罗里达斯克里普斯研究所的科学家们先前的研究为这种病毒的变化特性提供了一种可能的解释。他们发现突变的D614G在病毒表面有着多4到5倍的刺突,而刺突使得它能够附着在人类细胞上。

这些所谓的突刺蛋白在病毒入侵细胞的过程中至关重要。他们诱骗人类细胞表面一种叫做ACE2的受体与病毒结合。这就为冠状病毒感染细胞打开了方便之门,在这里病毒繁殖、繁殖并造成严重破坏。

然而,最初感染人类的新冠病毒有一个刺突,当它试图与受体结合时,刺突往往会突然折断。他们说,变异的菌株更强壮,不太可能折断,使其更容易感染细胞。

尽管这种变异使病毒能够更好地感染细胞,但似乎并没有使它变得更有效力或更致命。研究人员认为,这可能是因为这种激增与病毒进入体内后的繁殖能力无关。

繁殖的过程,以及利用身体的资源来实现这一点,是新冠病毒导致疾病的过程。当病原体已经在细胞内时,这种情况就会发生,这是一个独立的初始感染过程。

英国和美国的研究人员在5月份指出,这种病毒的突变版本已经成为“许多国家的主要流行病形式”,包括当时的意大利、美国和英国的热点地区。

他们说,这种病毒于今年2月在德国首次被发现,此后成为世界范围内该病毒最常见的一种形式,似乎在新旧病毒发生冲突时就会将其驱逐出去。

病毒一直在自然变异,通常不值得警惕,但应该进行研究,以防它们变化太大,身体无法识别,初次感染的免疫力无法抵御它们,就像流感一样。

谢菲尔德大学的科学家们新墨西哥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所做的一个研究,发现在中国和整个亚洲,新冠肺炎感染病例中,原病毒占绝大多数,也似乎是在他们研究的国家出现的第一个版本的病毒。

然而,变异的病毒很快就开始出现,尤其是在欧洲和北美,之后就成为了显性病毒。

科学家们的大部分研究都集中在理解糖蛋白病毒刺突和ACE2受体之间的相互作用上。人们希望通过对这一问题的深入了解,能够开发出治疗方法或疫苗,帮助治疗或预防COVID-19。

例如,刺突上的特定点是ACE2受体的着落点,发现这些点可以让研究人员尝试抑制它们,这样病毒就不能抓住人类细胞。

对其它冠状病毒的研究发现,这些被称为受体结合区域的位点与该病毒的近亲完全不同。在蝙蝠体内传播的其他数十种冠状病毒中,没有一种具有相同的位点,因此不太可能与ACE2结合,使它们对人类无害。

事实上,高分辨率图像显示,SARS-CoV-2表面的刺突与它最相似的冠状病毒RaTG13表面的刺突有97%的相同之处。RaTG13在蝙蝠体内发现。

然而,这种微小的差异使得SARS-CoV-2在人类中的稳定性大大提高,传染性也提高了1000倍。

基因分析发现,SARS-CoV-2病毒是独特的,大约在70年前进化,但从未从蝙蝠传染给人类。

编译/前瞻经济学人APP资讯组

原文来源:

https://www.dailymail.co.uk/sciencetech/article-8637821/More-infectious-coronavirus-mutation-good-thing-says-disease-expert.html

本文来源前瞻网,转载请注明来源。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若存在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service@qianzhan.com)

 

文章标题: 新冠病毒的变异或是“一件好事”?专家:虽然更具传染性但致命性反较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