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一些新冠幸存者来说,感染消失很久后依然存在很多严重问题……

 

对一些新冠幸存者来说,感染消失很久后依然存在很多严重问题……

在美国,伴随着每一个死于COVID-19并发症的人,还有10多个幸存者。大多数已经康复的人可能都有过更严重的遗留问题。然而,还有无数的人在重症监护室里度过了几个月的濒死期,现在已经完全脱离了过去的自己。还有一些人在家里病愈几周后仍在应对使人虚弱的问题。

现年45岁的乔希•威斯(Josh Wiese)来自圣路易斯,今年3月,他曾在接受超级马拉松训练,后来被确诊为新冠肺炎,被迫在家中隔离。现在,他每天必须使用两次氧气吸入器,而且只能慢跑两英里。他努力记忆,寻找合适的词语。

5月20日,伊利诺伊州罗彻斯特51岁的凯斯(Stacy Case)在COVID-19检测中呈阳性,此后几乎每周检测都呈阳性。她需要连续两次阴性才能回去工作。凯斯说,除了发烧,她的症状从未消失。正常情况下,她身体健康,精力充沛,但她仍然饱受疲劳、充血和头痛的折磨。仅仅是去散步就会导致呼吸短促和胸痛。

62岁的约翰·林肯(John Lincoln)来自圣路易斯,他曾是一名工会木匠,刚刚退休。他说,今年4月染上COVID-19时,他“身体非常健康”。林肯在重症监护室使用了一个多月的呼吸机。在6月25日回家之前,他又在一家长期急症护理医院和康复机构待了一个月。林肯还需要补充氧气来呼吸。他的脚和手都肿了,没有力气开车,如果走得太快,心跳就会危险。

专家们仍在研究新型冠状病毒对人体的影响与其它病毒有何不同;越来越明显的是,一些被医生称为“长途搬运工”的人,在与急性感染搏斗了很长一段时间后,出现了精神和身体上的问题。

在罗马设立的一个前COVID-19住院患者的诊所里,医生们最近对近150名患者进行了研究,这些患者是在症状开始两个月后才开始接受治疗的。他们发现55%的人仍然有三种或更多的症状,32%的人有一到两种症状。患者平均年龄56岁。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 7月31日公布的一项跨越多州的电话调查显示,即使是一些患有轻度疾病的成年人,似乎也不会出现颤抖的症状。研究发现,35%的人报告在检测呈阳性两到三周后仍有问题,这不是典型的病毒。

调查发现,在35岁以下以前身体健康的成年人中,甚至有19%的人说他们仍会出现呼吸急促、咳嗽、疲劳和头痛等症状。

“我们的想法是,人们感染它,度过它,并恢复正常-这可能是对大多数情况下。”华盛顿大学医学院老年病学和神经学教授大卫·卡尔博士说。

华盛顿大学计划在下个月开设一个新冠后诊所来治疗和研究这类患者。

“这对幸存下来的人们来说是毁灭性的。”卡尔说,“所以,我认为我们在继续对付这种疾病及其后果时必须记住这一点。”

威斯说,他已经习惯了把自己的身体推到极限之外。这就是他在超过30英里的山路和小道上比赛时感到兴奋的点。

“但这事我做不到。”他说,“这似乎看不到任何结束的迹象。我希望有,但看起来确实不像。”

来自圣路易斯的56岁的罗德里克·坎宁安(Rodrick Cunningham)于3月30日住进了这家医院,用了三周的呼吸机。5月2日出院后,他需要每周透析三天,持续一个月,并继续服用肾脏药物。

在感染COVID-19之前,坎宁安在制造业工作,经常跑过森林公园。现在,在他出院四个月后,呼吸困难,右眼视力模糊。

“我再也没有以前那么强壮了。我的脚总是冷的。我也会吃药。”坎宁安说,“我的记忆力已经不如从前了,这我知道。”

圣路易斯康复研究所的医务主任普拉提克·格罗弗(Prateek Grover)医生已经习惯了照顾那些在重症监护病房待了数周的病人。但他说,从COVID-19中康复的患者是独特的,因为多器官系统可能会受到严重影响。

格罗弗说:“他们只是需要大量的休息,需要大量的照料和大量的监控,所以肯定是我们以前没有见过的。”

研究人员开始假设,新冠实际上可能是一种血管感染,开始于肺部,然后进入心脏、肾脏、肠道和大脑,而不是呼吸道感染。

COVID-19患者出现营养不良,他们需要透析,他们有血凝块,会导致中风和截肢。格罗弗说:“当你考虑到长期并发症时,我们必须考虑这些疾病的长期并发症。”他们通常要在重症监护中度过两周或更长时间,这也会导致他们失去很多肌肉和力量。

肖恩·马尔登(Sean Muldoon)博士是Kindred Healthcare旗下71家长期急症医院的首席医疗官,其中包括圣路易斯地区的两家医院,这些医院的病人病情仍然严重,无法进入康复机构。

他认为COVID-19患者也存在同样的多器官功能衰竭。他说,部分问题在于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

“无论哪个器官受到病毒的影响,药物治疗都只能起到微弱的作用。在某种程度上,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支持性护理——我们让你活着,让你的器官活得足够长,直到身体最终赢或输。”马尔登说。

免疫系统也会失去控制,产生危险的炎症反应,被称为“细胞因子风暴”,它不仅与感染作斗争,也与健康组织作斗争。

“这就是为什么在感染基本消失后症状还会持续这么长时间。”马尔登说。

这场风暴几乎夺去了55岁的切斯特菲尔德医生纳迪姆·库雷希的生命。这位三个孩子的父亲在4月27日出院前接受了一个月的重症监护。除了呼吸机之外,库雷希还有10天时间使用ECMO机器,为身体输送和充氧血液,这被认为是挽救生命的最后一搏。

库雷希已经习惯了长时间艰苦的儿科急诊室医生工作,现在必须重新恢复体力,梳头、刷牙和穿衣服。

他每天下午都要接受物理治疗,努力恢复体力,以便重返格伦农儿童医疗中心工作。他已经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但心脏和肺仍然很虚弱。

库雷希说:“我本来希望能在9月或10月前回来,但我的肺科医生觉得回去不安全。”“现在我在想,2021年1月我就可以回去工作了。这只是一个估计。”

随着研究人员试图了解新冠病毒如何以及为什么会伤害心脏,早期的发现增加了对长期损害的担忧。

5月份发布的一项研究显示,20%的住院患者有心脏损伤。德国研究人员在7月27日发表的一项研究中透露,即使是轻度病例的中年人也会对影像学检查结果产生影响。

研究人员观察了100名年龄在45岁至53岁之间的患者,其中三分之二在家中从COVID-19中康复。其中一半的患者在确诊两个月后死亡。

磁共振成像(MRI)检查显示,大多数人(78人)有异常表现。71名被试发现了心肌损伤的迹象,60名被试发现心脏组织发炎。36名受试者报告持续呼吸短促和疲劳,其他人感觉良好。

华盛顿大学医学院心脏病专家科里·拉文(Kory Lavine)博士说,炎症会导致严重的、长期的问题,如心力衰竭或慢性心律失常。

拉文说,“有些病人可以从心肌炎(心脏的炎症)中康复,而其他人则不能。”他说,虽然这一发现听起来很可怕,但核磁共振检查非常敏感,可以揭示可能永远不会引起问题的异常情况。

拉文说,他和他的同事在住院治疗的COVID-19患者中见过各种年龄和疾病严重程度的心肌炎,但他对研究中出现异常的大量患者感到惊讶。

他说:“我认为,COVID-19疾病会伤害心脏,这是最关键的一点。它会伤害重病患者的心脏,也会伤害在家康复的患者的心脏。”

拉文说,他预计还会出现更多像波士顿红袜队投手罗德里格斯那样的病例。27岁的罗德里格斯在球队的夏令营开始前COVID-19检测呈阳性后,患上了心肌炎。在核磁共振检查发现心脏损伤之前,罗德里格斯已经确定7月18日参加比赛。随后球队在8月1日宣布这位投手将缺席本赛季剩下的比赛。

拉文说,医生不知道心脏损伤是由冠状病毒感染心肌细胞造成的,还是由过度活跃的免疫系统攻击健康组织造成的。

他说,知道了就能决定如何最好地治疗它。医生不确定他们是否应该使用抗病毒药物或类固醇和抗体等针对免疫系统的药物。

“这因人而异,因为作为一个领域,老实说,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做。” 拉文说:,“这就是可怕的地方。”

儿童,大脑健康

这些早期的发现引发了人们对长期影响的担忧,这些影响涉及到大脑和儿童健康等其他领域。

自5月中旬以来,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一直在追踪一种新的多系统炎症综合征,这种综合征在COVID-19检测呈阳性或与感染者密切接触2至4周后就会出现。身体的不同部位会发炎,包括心脏、肺、肾脏、大脑、皮肤、眼睛或胃肠道器官。

截至7月15日,美国疾控中心报告了342例病例,其中6例死亡。平均年龄为8岁,70%是西班牙裔或黑人。

科学家们不明白为什么有些儿童会患上这种综合征,而有些则不会。

圣路易斯儿童医院的儿科传染病专家、首席医疗官亚历克西斯·埃尔沃德(Alexis Elward)博士说,医生在护理儿科患者时,非常注意成年人身上出现的炎症综合症和长期问题。

虽然儿童患重病的可能性要小得多,但埃尔沃德说,每天都有2到4名感染COVID-19的儿童住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

她说,医生开始诊治年龄较大的儿童,他们在严重感染COVID-19后出现血凝块的风险加大。“这种风险会持续多久?”我们仍然不知道。” 埃尔沃德说,“我认为底线信息是,我们仍然需要非常努力地努力预防儿童感染。”

当谈到大脑的长期问题时,阿尔茨海默氏症协会科学项目主任基思·法戈(Keith Fargo)指出了几个值得关注的原因。

研究表明,在住院的COVID-19患者中,多达三分之一的人出现了谵妄——一种因疾病或手术而出现的突然而严重的精神混乱状态——这可能增加日后患痴呆的风险。

流向大脑的血液受损会增加患痴呆症的风险,而一些病毒感染,如疱疹,也被发现会增加风险。

“这就像我们现在看到一个大规模的自然实验正在我们眼前进行,但没有人真正知道最终的结果会是什么。” 法戈说,“但有很多理由感到担忧。”

新冠后诊所

美国心肺血液研究所于6月启动了一项工作,以确定3000名住院的COVID-19成年患者,并在6个月后对他们的康复情况进行测量。希望找到导致不良结果的风险因素。

研究也将是华盛顿大学计划在下个月开设的新冠后诊所的重要组成部分。莫林·莱昂斯(Maureen Lyons)博士是该大学的普通内科医生和医学教育工作者,她可能会担任该诊所的初级保健医生,负责将患者与专家联系起来。

莱昂斯说:“重要的是,我们要接触到这些病人,为他们提供适当的医疗护理和支持,并让他们接入能够提供帮助的医疗系统。”

莱昂斯已经会见了心脏病学、肾病学、肺科、神经学和心理健康方面的专家,并熟悉了每个人在患者中看到的持续症状。医护人员正在共同努力创建一个模板,用于测量患者的症状以及如何最好地帮助他们康复。

另一个长期的健康问题是,在COVID-19感染和住院治疗中发现的明显种族差异将继续存在,因为患者在感染后仍处于挣扎中。

“很明显,COVID证明了存在于我们社会中的不公正,而且这种不公正在疾病的急性期之后很可能会继续存在。” 莱昂斯说,“我们都有偏见,我们越是标准化,这种护理就越公平公正。”

超级马拉松选手威斯说,上个月接受了x光检查,发现心脏区域有疤痕组织。本周,他将接受肺部检查。

“我想我需要去做一次核磁共振,”威斯说。“为了安全起见,我可能会去。”

编译/前瞻经济学人APP资讯组

原文来源:

https://medicalxpress.com/news/2020-08-covid-survivors-problems-infection.html

本文来源前瞻网,转载请注明来源。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若存在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service@qianzhan.com)

 

文章标题: 对一些新冠幸存者来说,感染消失很久后依然存在很多严重问题……